微信访问 手机版

五月天开心激情网|开心情色站|开心播播网|开心五月天

妈妈球员:回到赛场有多难?

[复制链接]
0
227

摩根她推着婴儿车徐徐走出场外。婴儿车里是她的女儿查莉(Charlie),正在点缀着洋红色蝴蝶结的粉红色绒毯下酣然大睡。人们也见到她和同胞、也是联赛对手托宾-希斯(Tobin Heath)和克里斯滕-普莱斯(Christen Press)进行姐妹谈话的场面,此时的查莉醒了过来,仿佛心满意足一般盯着母亲的肩膀。摩根的包裹搁在了婴儿车旁边,尿布垫从背包里冒了出来。

虽然背对镜头的摩根并不知道记者已在身后跟随拍照,但这位31岁的美国名将是英国女足联赛历史上最重磅的签约,想必她也已经习惯了生活在聚光灯下,而只有两届世界杯、一届奥运会金牌、女足金球奖得主梅根-拉皮诺埃(Megan Rapinoe)的影响力能盖过她。若不是美国疫情严重到使得美国女足联赛完全停摆,这位新妈妈才不会飞过大西洋来到北伦敦寻求她生育后的首次出场机会。摩根是个能认清现实的人,她表示她最开始是热刺队中最拖后腿的,但已经在努力恢复跟上比赛节奏;她也坦诚道,要在训练间隙给小查莉喂奶,还要在恢复比赛状态的同时学习怎么做个妈妈,确实有点不容易。

目前,摩根与女儿和岳母一同住在一个公寓里。她的丈夫赛尔万多-卡拉斯科(Servando Carrasco)是劳尔代尔堡(Fort Lauderdale,美国足球甲级联赛,相当于第三级联赛)的球员。自9月19日加盟热刺后,全世界都急不可耐地等待着她的回归。而雄心勃勃的摩根本来打算生下查莉仅仅3个月后就在奥运会上出场亮相——而因为疫情这一切都被耽搁了。

尽管也有很多妈妈球员在生育完毕后回到了体育赛场:小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在生下女儿阿莱克西斯(Alexis)6个月后就再次开始打公开赛;杰西卡-恩尼斯-希尔(Jessica Ennis-Hill),保拉-拉德克利夫(Paula Radcliffe)和乔-帕维(Jo Pavey)都是英国田径妈妈运动员的代表。特别是乔,在生下两个孩子后,仍然以42岁高龄出征了第5次奥运会参加10000米冠军的角逐(最终获得第15)。

“在孕期和恢复期,有很多地方都会放生变化。有的女性只会遇到一部分问题,有的什么都会遇上,而也有的一切都很正常。” 诺丁汉特伦特大学(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女性生理学助教科尔斯蒂-埃利奥特-萨尔(Dr Kirsty Elliott-Sale)说道,“因此,每一位女性运动员,不管是足球运动员,还是其他项目的运动员,都是特殊的个体,不应该用一般性的方法去拟定她们妊娠期的方案。事实上,每位女性的妊娠期表现都是不一样的,后妊娠期的表现也几位不同。我们很难搞出一个时间表,说只要女性遵循这个那个,就能安全度过这段时间。

“在妊娠期,她们的身体机能几乎都有很大改变,因此她们需要恢复到怀孕之前的状态也需要不同的方案。有的运动员很快就恢复到了比赛状态,而有的运动员受到的影响更大,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恢复。总的说来,当她们的身体机能下降,或者受伤风险很高的时候,我们不会允许她们回到高水平竞技赛场。也许她们看上去仍然身形矫健,但她们并未达到可以开始训练比赛的身体状态,人们也就可能怀疑她们怎么还没开始训练或者出场亮相。她们的身体问题可不是一眼就看得出来的。”

科尔斯蒂列出了长长一张表。第一,不断长大的胎儿会改变母亲的身体重心,“这会对骨骼和肌肉系统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因为即便是略有不同的行走方式,也会对身体平衡产生重大影响”。当子宫不断扩张,其他器官会被挤压,使得母亲的肺容量和呼吸方式都有所改变。第二,生殖激素水平的改变(如雌激素和孕酮的增加)会使得关节疏松,韧带软化,是十字韧带伤病的重要因素之一。心血管方面的变化则包括血容量,血压和脉搏的变化,这需要数周甚至更久才能恢复。怀孕期间骨盆受到巨大压力则可能导致大小便失禁:有传言说,使用失禁尿布或者卫生巾,或者穿黑色短裤可以较大程度掩盖失禁。而骨盆脱垂问题——科尔斯蒂形容为“一般由骨盆突然承重或者经常性的牵拉造成”——造成的便秘问题也是准妈妈们经常遇到的问题。

“骨盆底的损坏可能导致长期性的后果。” 运动康复专家,临产期身体活动研究小组(Perinatal Physical Activity Research Group)联合主任,怀孕期积极运动基金会(Active Pregnancy Foundation)联合创始人马利泽-德维沃博士(Dr Marlize de Vivo)补充说,“骨盆底功能障碍,例如膀胱渗漏,在产后妇女中很常见,但不是正常的功能表现,我们可以并且应该做一些事情来解决这个问题。运动员在怀孕期间可能可以坚持更加艰苦的训练,这虽然可以使她们更快地恢复高强度训练,但这也意味着她们可能会更频繁地遭受骨盆底功能障碍带来的困扰。我们需要确保骨盆底或腹壁功能障碍的征候或症状在恢复剧烈活动之前就得到解决,并确保当运动员恢复训练时,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分阶段上量而不是突然上大量,避免她们的身体超负荷运转。”

然而其他因素有可能更加难以察觉,例如情感上的变化:新妈妈们在适应新的生活方式时,在保持孕期饮食的同时,情绪上也会受到影响。“人们总以为新生儿呱呱坠地之后,新妈妈的身体里的‘魔法开关’就合上了。然而事实是,新妈妈晚上起来两三次给宝宝喂奶,其实是饥饿的表现。” 科尔斯蒂说,“我们在熟睡的时候不会感觉到太饿,是因为我们没有感觉到饿。事实上,由于疲劳和睡眠减少,以及无规律的作息状态,你的身体营养储备很难恢复到备孕期的状态。虽然你的生活方式和作息时间甚至你的情绪状态都可能对你产生很大的影响,你也要尽可能快地恢复到平常的营养摄入状态。我发现,运动员的营养摄入方式和一般女性减掉妊娠期增加的体重是有相似之处的,他们先减掉额外的重量,再通过营养摄入为体育项目做准备。因此,我认为她们在开始训练时,没有必要一下子砍掉过多的食物摄入。”

而新妈妈在哺乳期时,乳房也会增大增重,有时母乳甚至会溢出。“如果你是一名运动员,特别是跑动较多,身体接触较多,甚至需要用胸部停球的足球项目,问题就更突出了。” 科尔斯蒂继续说道,“我们真得需要给新妈妈们更多帮助,因为她们的解剖学结构发生了变化,我们绝不该把她乳腺分泌奶水的图片之类的放在头版头条,还大号字加粗写着‘哦买噶!’”

海伦-瓦尔德(Helen Ward)在接受我们的电话采访时,她的两个孩子正在电话那一头咯咯直笑。现年34岁、效力于沃特福德的瓦尔德是威尔士足球国家队(包括男足!)历史最佳射手——比贝尔多多了——已经有了两个孩子。女儿艾米丽(Emily)2014年9月出生,而儿子查理(Charlie)2017年来到人世。她和摩根一样,生完孩子就急不可待地想要回到赛场,而她的二胎也是在运动医学的稳步发展和医疗资源的增加中顺利降生的。难以想象的是,摩根并没有和运动科学医师会面过——尽管瓦尔德在第一胎时也没有。瓦尔德表示,她可能在怀孕的时候没有做到或者没有完全做到医生所要求的内容,但在生完孩子后还是去找了专家会诊。

瓦尔德遇到的问题是腹直肌分离(diastasis recti/ab separation),孕期的子宫扩张推开了两块在胃部两侧的肌肉。一般而言,孕妇在生完孩子8周后腹直肌就会恢复正常,瓦尔德却没有。“我尝试恢复跑步训练,但我感到我的胃部好像缺少了支撑。” 她说,“当我平躺下来尝试做仰卧起坐,做到一半的时候你的肚脐周围就感觉空了一块,手指都能明显感受到这条缝隙。我的这条缝有2.5到3厘米宽,不得不多做一些核心力量练习比如提肛之类,不然你连小便都无法控制。你也不能做仰卧起坐之类,这会把你的胃向外推出,可能导致更加严重的问题。”

艾米丽降生后,由于女足世界杯赛制改变,瓦尔德的日程可以不那么紧张。但查理的降生也伴随着威尔士向女足世界杯决赛圈席位发起冲击。

瓦尔德用自己的亲身体验告诉了新妈妈运动员们,产后努力恢复体育训练对身体大有裨益。虽然恢复的过程很难,也不能指望外人完全理解。

2019年6月的曼彻斯特,就在女足世界杯开幕前半小时,西沃恩-张伯伦(Siobhan Chamberlain)担心着有人发现她买了验孕棒。这位五月天开心激情网|开心情色站|开心播播网|开心五月天女足的门将刚刚带领球队升入超级联赛,但发现自己的例假迟迟未来。在法国和韩国的比赛前,她做了测试,证实了自己已经怀孕。“我很兴奋,又很紧张。” 她说,“我告诉丈夫这个消息后,又感觉到必须告诉俱乐部主教练。”

五月天开心激情网|开心情色站|开心播播网|开心五月天女足主帅卡茜-斯托尼(Casey Stoney)在祝贺西沃恩的同时也承诺会从俱乐部的角度支持西沃恩这段时间的训练安排。在赛季结束前两天,西沃恩的脚踝韧带受伤,直到怀孕第12周才恢复轻度训练。不过,沃恩很高兴地得知,孕早期只要不是极其严重的冲击,都不会对她和胎儿造成影响。于是她也可以进行普通训练和力量训练,只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变化就可以。

到了20周时,西沃恩开始调节自己的训练项目,比如更多地练习手抛球而不是用脚传球,渐渐减少了跑步和自行车训练,增加了游泳,瑜伽,普拉提练习,同时在踏板机上(cross trainer)上模拟跑步。临近产期时,骨盆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她也无法进行健身单车训练了。胎动越来越频繁也使得她的伸展能力受限。“你需要了解你重心的变化。” 她说,“试试金鸡独立,你就知道你的重心在哪里了。一开始我还能单腿下蹲、弓步,后来重心变化后一条腿就无法完成了。你需要更多核心力量训练,而不是单纯依靠身体平衡,身体协调和肢体运动来完成训练。”

在最后的几周,西沃恩专注骨盆底运动,臀部运动和体重锻炼。 “这些运动不仅对我的身体力量有帮助,还在帮助我保持良好的心理状态,即便啥事不做也也不会抓狂。”

来自全球球员工会FIFPro的2018年数据称,妈妈球员仅占WSL球员的1%,而全球顶级俱乐部只有3%会为球员提供托儿所。沃德,西沃恩和沃尔顿,尤其是继续参加比赛的沃德和沃尔顿,不仅在女子超级联赛中而且在所有体育项目的金字塔中都处于少数派。

德维沃博士表示,针对普通人群的第一套全国性的产后指导方针2019年才刚刚发布。“试思考一下,全国有多少人,女性顶级运动员有多少人,你就知道妈妈运动员的比例有多小了。” 她说,“通常我们需要基于高质量的研究结果才能制定国家指南和建议;而针对妈妈运动员这方面的研究还很少,我们目前还缺少足够的例证和体育竞技方案来制定运动员回到赛场的指导意见书。”

除此之外,合同政策也会成为妈妈球员回归赛场的一大阻碍。耐克直到去年才取消了对球员在孕期降低赞助费用的政策——在此之前这往往是妈妈球员晚育甚至过早退役的一大原因。

德维沃博士表示:“运动员自然而然地希望在生育后尽快回归赛场,而过早的退役则很意味着失去了球员身份,甚至是失去了梦想。摩根在生育后虽然并未立刻投入激烈的比赛中,但在场边观看队友训练比赛依然意味着她是团队的一员,依然可以为团队做出贡献。妈妈球员在孕期前后取得的成就完全可以成为其他女性的榜样和领导力量。这样的正面角色越来越多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可以更加公开地讨论妈妈球员所要经历的问题的时候了。”

姑娘们都在为摩根的努力暗暗喝彩,毕竟她的回归对所有母亲来说都意义重大。女性即便生完孩子,也一样可以做得很好,甚至更好。这就是最好的广告。杰西卡给我们的启示则是,家庭和运动可以兼得,你可以同时享受,同时获得成功。也许有人认为这条路不适合自己,这也正常,但人们可以意识到,他们如果想做,也能做到这样。

转自虎扑体育   来源:The Athletic
全部回复0 只看楼主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楼主



广告合作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